mg电子线路测试-欢迎访问

<output id="1xkbg"></output>
    <span id="1xkbg"></span>

      
      
      <delect id="1xkbg"></delect>
    1. <optgroup id="1xkbg"></optgroup>

      生活经验

      陈锦拍“茶馆”,先把自己变成“茶客”

      chenqi 坐标: 116226

      陈锦拍“茶馆”

     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 陈锦拍“茶馆”,先把自己变成“茶客”

      先把自己变成“茶客”

      四川在线消息 ( 记者余如波 ) 2 月 28 日," 乡土中国:中国著名摄影家联展 " 在北京举行,展出了王瑶、王玉文、王培权、朱宪民、李伟坤、陈锦 6 位著名摄影家的作品。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副大大陈锦此次展出的作品,精选自上世纪 80 年代开始拍摄的 " 茶馆 " 系列。

      在摄影圈," 茶馆 " 可谓陈锦的标签。他先后出版过《四川茶铺》《茶铺》《川人茶事》等相关摄影集,其中前者更被誉为 " 中国摄影新时期里程碑式的著作之一 "。在他的镜头下,四川的茶馆也从一种单纯的 " 休闲空间 ",上升为川人性格与精神的有机载体。

      拍 " 茶馆 ",先把自己变成 " 茶客 "

      上世纪 80 年代末,香港《中国旅游》杂志搞了个成都主题的拍摄活动,陈锦希望拍一些能代表四川特色的东西,于是很自然地想到茶馆。

      " 清末到民国时期,四川茶铺逐渐成形,数量之多绝非他省可比。" 陈锦说,清宣统元年 ( 公元 1909 年 ) 编著的《成都通览》记载,每天去茶铺的人占成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,所谓 " 一市居民半茶客 " 就是对此情形的写照。因此,要了解四川的风土民情,首先要从茶铺说起。

      " 喝茶是川人对生命的一种态度。拍茶馆不是为了拍川人怎么喝茶,而是拍川人如何生活。" 此后,陈锦开始有目的地观察和拍摄茶馆,然而没多久他就 " 拍不下去了 "。" 那时我是以摄影者的身份进去的,把相机支在那里寻找镜头,结果进入不了茶馆的‘真实’。"

      陈锦发现,想要拍好茶馆,首先要变成一个 " 坐茶馆的人 "。他试着坐在那里喝茶、摆龙门阵,尽量将自己 " 伪装 " 成普通茶客。又把 " 长短炮 " 换成轻巧隐蔽的徕卡 M6 相机。" 摄影成为很随意的事,很自然地拍一两张,有时候还不一定拍。"

      " 真正走进‘茶客’的生活,走进‘茶客’的内心,也就明白个中的道理了。" 陈锦发现,四川人喝的是平民茶、市井茶,茶叶、茶具通常不是那么讲究,茶客们更在乎的是喝茶的过程。" 法国的咖啡馆文化与四川茶馆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法国人生活精致、讲求品位,四川人性情随意、简单甚至有点粗俗。一碗粗茶淡饭,可能比辛苦挣钱重要,只要舒服了就行。"

      重要的不是 " 影像 ",而是 " 对象 "

      拍摄茶馆近 30 年时间,陈锦跑遍了川渝地区上百个场镇的数百家茶馆,他的感受是:" 东南西北茶馆完全不一样,喝茶的方式也不同。"

      陈锦发现,成都人喝茶爱用盖碗儿,看上去很悠闲 ; 重庆人多用大碗和无盖茶杯。这与生存环境和地域性格都有关系。川东的码头,客商脚夫来来往往,不要求在茶铺里坐多久,卖茶人也希望来往的人频繁些。川西的茶馆,茶客躺在竹椅上很悠闲,不急,一碗茶喝一天也没人赶。

      不过,这样的场景也在随着时代变化乃至消退。陈锦以前常去的成都近郊的一个老茶馆,有次隔了半年带央视《万家灯火》栏目组去拍片,结果吃了个闭门羹。" 大门上用粉笔写着:还有多少椅子、多少桌子,欲购从速。我一下子感觉变化太快,传统的东西就这样消失了。"

      陈锦说,自己拍摄的茶馆不能单纯从影像的角度谈。"《茶铺》的成功不只是影像方面的成功,也不只是在摄影上的成功。它展现的不只是我的影像能力,而是我对茶馆这一文化现象的挖掘。单从影像形式上说,有许多人比我强,但我是用我的方式去观察、去表达,走我自己的路,别人无法类比。"

      " 对于纪实摄影来说,重要的不是‘影像’,而是‘对象’。" 陈锦说,摄影者是用影像手段表达对象,而不能搞反了。一幅好的纪实作品不能让人的目光长久停留在影像形式上,而要吸引人直扑它表达的内容。影像越简单、越朴实,越能达到目的。

      与" 陈锦拍“茶馆”,先把自己变成“茶客”"有关的[ 没见过香港的“棺材房”,你都不知自己多幸福]87758/1

      " 笼民 " 们也自嘲,

      住在这儿就像孤儿,

      还谈什么做人的尊严。

      至少可以免于街头露宿,有的租客甚至已经蜗居在 " 笼屋 " 长达 40 年之久。

      02、劏 房

      厨房、卧室、客厅三合一,

      面积却通常小于 8㎡,一个小单间,

      每月要 2500~4000 人民币。

      劏,是割的意思,

      顾名思义,把一间住房,

      分成不小于两个独立单位,

      然后租给多家住户。

      人均居住 5.7㎡,

      仅比惩教署狱居住标准多 27%。

      冰箱、电扇、床、小书桌 ···

      这些家居必需品,

      已经将小屋填得满满当当。

      然而厨房跟厕所,

      还要挤占本就狭小的天地。

      大人忍忍或许还能过得去,

      但这还住着 4 万名儿童,

      他们的童年注定昏暗闭塞。

      在获 36 届金像奖多个奖项的电影《一念无明》中,曾志伟扮演的父亲和患有躁郁症的儿子便住在劏房里。

      十几天在劏房拍戏,

      曾志伟对媒体坦言:

      " 怎样豁达的人,

      在里面慢慢都会受不了的,

      我已经很幸运,房间有窗,

      很多房连窗都没有。"

      03、" 棺材 " 房

      有些人,

      每晚都睡在 " 棺材 " 里。

      " 棺材 " 房,

      大都是在板间房基础上,

      以井字形上下分割成 6 间小房。

      每间约 1.5㎡,

      租金每月 1500 港币,

      由于太过狭小,

      仅仅放得下一张单人床。

      人在房间里,

      只能硬生生躺着,

      " 棺材 " 房因此得名。

      吃喝拉撒,

      所有的活动,

      只能围绕这张床上进行。

      甚至有的房间,

      太过狭小,

      睡觉腿都伸不直,

      只能过弯腰屈膝的日子。

      前前后后花了 4 年时间,摄影师 Benny Lam 拜访了 100 多个在香港老旧小区的隔断间," 拍完这组照片回到家,我哭了。"

      住在这样的环境中,

      绝非正常人的生活,

      但他们大多已经麻木。

      " 我还没死,

      就已经立起了四块‘棺材’板。"

      除了这些,

      还有触目惊心的厕所房,

      简陋的床铺底下便是厕所。

      蟑螂、蚊虫叮咬,

      防无可防。

      在世人面前,香港如一颗明星,珠宝、奢侈品招牌闪闪的霓虹灯。

      多少人到香港游玩,也会误以为维多利亚港中环、尖沙咀就是香港的全貌。

      但只有深入一座城市的边边角角,

      了解城市里的一花一草一木,

      才能真正看懂人生百态,

      品味酸甜苦辣的人生。

      生活,或许从来没有

      我们表面看到的那样靓丽轻松。

      要紧的是,不论何时何地,

      我们都应以心为犁,

      默默耕耘自己的理想人生。

      推荐阅读
      mg电子线路测试